TXT小說下載網 > 操盤手札記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劉總,有事?

第三百一十六章 劉總,有事?

    當時要是資金允許的話,期貨市場上買入套保的頭寸能全部覆蓋自己的原料采購,那這種辦法對原料成本的攤低是很有效果的。可是無奈由于資金限制,這樣的操作做不到完全覆蓋原料采購的數量。

    可即使是資金充足,做買入套保的前提還得是銅價繼續上漲才行,如果銅價不漲或者是下跌,那買入套期保值未必能攤低成本,反而有可能會導致期貨賬戶上的虧損。

    可是這個月自己采取這種分三次買入原料的辦法,效果卻明顯比原來采取買入套期保值的效果要好得多。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樣分作三次采購,就不用操心去判斷價格到底會如何走,只要到時間去買入就可以了,相比之下這種操作既簡單又省事。

    侯貴暗暗后悔,過去一年多將近兩年的時間里銅價快速上漲的過程當中,自己為什么就沒有想到這個辦法呢?因為資金不足跑到期貨市場上做買入套期保值的操作,現在看來是走了一段彎路。

    想來想去,自己過去一直糾結、郁悶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自己想對銅價的走勢做出一個準確的判斷來,以前的套期保值操作就是基于銅價會上漲這樣一個判斷而做出來的對策,而一個月前做出的把原料采購分成三次來完成的辦法,則是基于銅價會下跌才采取的。

    可問題是銅價的走勢就沒有辦法判斷!過去這一兩年的事實證明,在這件事情上的努力是事倍功半,不如就按現在這種分次采購原料的辦法實施,不再去糾結原料價格會漲還是會跌。

    只要按照這種辦法操作,不論銅價是上漲還是下跌,一個月平均下來自己即使買到的不是最低價,也不會買到最高價。

    他暗暗下決心,以后就這么干。

    已經靠邊站的劉中舟整天無所事事,除了在辦公室里喝喝茶、看看報紙以外,他也沒有別的事情可干。

    可是最近這段時間銅價的快速下跌卻像是給他打了一針強心劑一樣,原來萎靡不振的他現在突然精神起來了。

    看著已經跌了將近15,000元的銅價,他那顆已經死寂了的心現在又活絡了起來。

    想當初他在銅價38,000元附近的時候賣出開倉,那以后銅價就一直處在快速上升的過程當中,導致他的賣空倉位有巨大的虧損。那時候的銅價不可謂漲得不快,可即使是以那樣快速上漲的速度,銅價上漲七八千元也花了四五個月的時間。

    可現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銅價就暴跌了將近15,000元,這讓劉中舟暗自感嘆自己生不逢時。這么大的下跌幅度,要是出現在自己持倉的時候,那自己即使不賺個幾千萬甚至一億,也不至于會虧損那么多,那樣的話自己現在也不會落到這步田地。

    這天,他出來上廁所的時候,路過李欣辦公室門口,見李欣的門開著,就一轉身走了進去。

    被降職以后的劉中舟現在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原來緊跟他的那幫手下,現在見了他,除了在臉上擠出幾絲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來,稱呼他一聲“劉總”以外,就不會跟他再有過多的聯系了。

    劉中舟自己也沒有臉面去找原來這幫手下,他現在空有一個副總經理的位置,卻什么事情也管不了。相比之下,原來這幫手下每個人手里邊多多少少還有一些實權,自己現在在他們面前顯得很尷尬,面子上過不去。

    跟這幫人見面的時候,彼此心照不宣地打個招呼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不然的話跟這幫人談些什么呢?

    人和人就是這么奇怪,心態一變,原來很平常很自然的話題都顯得很多余。跟原來那幫心腹,現在劉中舟能和陌生人談的話題都跟他們談不到一起去了。

    像今天這樣心中有頗多的感觸,想說點實話、心里話的時候,劉中舟就更不會去找他們了。人一走茶就涼的道理劉中舟心里很清楚,現在得勢的是金昌興,自己一個不小心,說出來的話立刻就會被傳到金昌興的耳朵里,已經經不起折騰的劉中舟可不想因為這些事情再給自己惹麻煩。

    所以現在的劉中舟就像一個套子里的人,他把自己包裹得緊緊的,不去跟外界接觸,也讓外界無法跟他溝通交流。

    他今天突發奇想走進李欣的辦公室,對他來說已經是一件很罕見的事情了,這里邊有兩個原因,一是壓抑太久的他內心有很多話要對外人說,二是可以說話的對象實在是屈指可數,想來想去只有跟李欣說話似乎還保險一點。

    城府很深,眼光很老到的劉中舟看得出來,李欣這個年輕人現在不屬于任何一派,在自己還當董事長的時候,李欣也是現在這種情況,既不會像黃洪亮、鄭國瑞之流那樣依附于自己這個董事長,也不會跟任何人拉幫結派。

    李欣還是原來那個李欣,這在已經產生了巨大變化的南方集團內部是一個特例,在劉中舟看來,這非常難得,跟他說話,是不用擔心被打小報告的。

    雖然這樣想著,但是劉中舟邁進李欣辦公室門口的腳步,已經不像以前他還當董事長的時候那樣輕松了。他的內心還是有些忐忑的,這對他這個曾經當過南方集團一把手的人來說,還是有些不同尋常。

    雖然不擔心李欣會把自己說的話打小報告給金昌興,但回想起當初李欣給自己的那些中肯的建議和自己對李欣的態度,劉中舟對李欣會不會冷落自己,心里還是沒有底。

    對突然走進門來的這個不速之客,李欣也是頗感驚訝,他下意識地起身招呼道:“劉總,有事兒?”

    李欣起身招呼自己的舉動,讓劉中舟心里的擔憂消散了,可他臉上的笑容還是有些不自然:“沒事,找你隨便聊聊。”

    李欣一聽,趕緊從寫字臺背后走了出來,指著沙發對劉中舟說:“坐嘛,劉總。”

    劉中舟坐下后,李欣從口袋里掏出煙來,抽出一支遞給劉中舟,劉中舟晃晃手上的半截雪茄,示意李欣自己想抽這個,李欣微微一笑,自己點上一支,然后坐在了劉中舟對面。

    他心里也不清楚劉中舟為什么今天會想來找自己聊聊,要聊什么呢?

    劉中舟以前就很少會到自己這間辦公室來,即使是進來了,也是一臉嚴肅地吩咐完事情以后轉身就走,從來沒有和自己閑聊過。

    像今天這樣面帶笑容地走進來,實在是有些不同尋常,再加上劉中舟此時的身份有些特殊,李欣不知道他的來意,所以不敢主動問話。他擔心自己的話要是不恰當,很容易會讓彼此之間尷尬,于是他就抽著煙,靜靜地等著劉中舟開口。

    估計劉中舟對這樣的情形早有準備,幾秒鐘之后他就開口說話了:“最近銅價下跌很快啊,你怎么看?”

    劉中舟用這樣開門見山的話題來開始談話,其實是最好的選擇。他跟李欣除了在過道上碰見時互相點個頭之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樣面對面的交流過了。

    此時突然間在一起聊天,要是他自己拎不清,依然還是高高在上的打官腔說些最近怎么樣啊?工作進展得怎么樣了?需不需要幫忙解決什么問題之類的話,這樣會讓李欣很難回答,因為回答這些問題多多少少會牽扯到一些讓劉中舟感到難堪或者尷尬的事情。

    而且如果李欣真的回答說有什么需要他幫忙解決的問題,就會更讓劉中舟感到尷尬,因為劉中舟現在已經沒有能力幫李欣解決任何問題了。

    李欣聽了劉中舟的問話,回答說:“是啊,跌得太快了,有些出乎意料。”

    劉中舟問道:“出乎預料?你覺得它還會再漲嗎?”

    李欣說:“那倒不是,我是說它下跌的速度太快。”

    劉中舟說:“你覺得它還會繼續下跌嗎?”

    李欣說:“那我可說不準。”

    劉中舟微微一笑,說:“是心思沒在這上面吧?”

    李欣不知道他這話的含義到底是什么,就說:“沒有啦,是真的看不懂,這么大的波動幅度很少見到,真不知道它將來到底是會漲還是會跌。”

    劉中舟就像是沒聽到李欣的回答,淡淡地說:“他們真應該聽你的建議去買西部銅業的股票,這礦山估計會是一個**煩。”

    李欣聽了這話,才明白劉中舟剛才說的那句“是心思沒在這上面吧?”那句話的意思,他是在暗指自己心思沒放在銅價上,而是放在了西部同業的股票價格上。

    劉中舟緊接著下面這句話的上半句說明他并沒有把自己關注西部銅業股票價格的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這句話的下半句才是劉中舟要說的重點,而李欣感興趣的也就是這下半句話。

    于是他問道:“劉總,以現在的銅價計算,新礦山的礦應該不賺錢了吧?”

    劉中舟說:“豈止是不賺錢,銅價要是維持在這個水平,到年底光是新礦山的礦估計就得虧損兩個多億。”
博彩爆料3肖6码